您的位置:首页 / / / 清华博士妻子在青岛齐鲁医院流产丢命 医院被质疑处置失当
  • ##清华博士妻子在青岛齐鲁医院流产丢命 医院被质疑处置失当

    08/08/2019 15:40:03 发布31732 浏览1 回复0 点赞
下雨天
管理
普通会员

帖子:7

精华:0

注册:07/16/2019 14:51:03

流产手术,通常认为属于非常安全的小手术。然而,清华博士刘华波的妻子在青岛齐鲁医院做完流产手术后,陷入了重度昏迷,40余天后于今日——七夕离逝!

可怜了丈夫、两个年幼的孩子、三位风烛残年的老人!

到底发生了什么?


一次流产后 竟陷入深度昏迷离逝

刘先生41岁的妻子隋翠萍意外怀孕,6月12号前往齐鲁医院门诊检查,疑似瘢痕妊娠,遂决定流产。

6月15日再次来到医院,先是药流,两天之后效果不佳,遂又进行了刮宫手术。术后首次病程记录显示:清宫手术顺利,术中血压平稳,术后安返病房。

6月17号晚上九点半左右,隋翠萍开始呕吐。隋翠萍的母亲表示,大夫进病房看了一下,给我姑娘打了个屁股针,随后又连续吐了四次,每次的吐物都让护士看了,浑身冒汗,睁不开眼睛。

刘先生则表示:“17号晚上我来的时候,她连眼睛都睁不开,18号早上睁开眼睛,看了我一眼,要吐,我拿盆子准备接着,也没有吐出东西来。后来,我想着一会儿医生要查房,单位有事,我就先离开了。”

18号八点半的时候,刘先生接到小舅子的电话,说医生让赶紧来医院。刘先生大概九点左右赶到了医院,看到已经围了很多医生,正在进行抢救。

刘先生表示:“我也是听其他的家属说,发生了心脏骤停,心脏颤了5次。”抢救了一个多小时后,靠机器恢复呼吸,大概下午的时候做了脑CT,转入到了ICU病房。目前一直靠呼吸机维持呼吸,瞳孔一直是散大的。

病程记录上显示,在18号的早晨8点28分,家属描述,突发手足抽搐,立即查看患者,皮肤湿冷、意识丧失、深大呼吸。疑似心源性猝死,缺血缺氧性脑病。

aa34bd361b6289913f5e535d7d4c94e.png

隋翠萍入住ICU40多天后,于七夕之日离逝。


家属质疑医院没及时发现问题 且处置不当

对于隋翠萍流产后陷入昏迷离逝,家属认为,根本原因在于医院处置不当。

刘先生认为主要是手术完回到病房以后,当天晚上头晕呕吐,每次呕吐都叫护士来看,之后医院的处理并不是很合适,关键是凌晨还撤掉了心电监护,所以就是进一步发现隐患的机会没有了。直到第二天早上,值班医生和主任查房,也没有发现异常。“所以,我就觉得,这一晚上的14个小时,医院肯定是没有重视,医院还是有很大的责任。”

刘先生多次跟医院沟通,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处理结果。对于刘先生的质疑,医院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,他们并不了解现在隋翠萍的病情,刘先生的质疑,应该有专业的鉴定结果。

但是,对于工作人员这个说法,刘先生无法接受。刘先生认为,医院在敷衍,说在治疗,脑子一直没有反映没有意识,也就是靠机器来维持生命,直到病人离逝。

另外,刘先生说,家属几次提出邀请国内知名专家会诊,都在院方的敷衍推诿之下不了了之,甚至说医院并不清楚哪里有专家,只能由病人家属自己去找。显然医院在拖延时间,敷衍家属,家属很无助。

附:清华博士刘华波的来信

明月夜 短松冈 今夕是何夕

刘华波

今天本是传统的七夕佳节,牛郎会织女,稚子见娘亲,一片天伦温馨,然而于我,却收获晴天霹雳,我的爱人在齐鲁医院青岛院区的ICU里,苦苦挣扎了40多天后,终于弃两个年幼孩子、三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和我而去。

我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反映我家庭的悲惨遭遇。我叫刘华波,是清华大学博士,青岛大学副教授,我爱人叫隋翠萍,今年41周岁,是两个孩子的母亲(老大11岁,老二2岁),为人热情善良,勤劳持家,与世无争,今年六月份由于意外怀孕,大概42天时到山东大学齐鲁医院青岛院区(以下简称齐鲁医院)做人工流产。

万万没想到的是,一个小诊所都能做的再普通不过的流产手术,在齐鲁医院竟然由于医护人员的失职失察,匪夷所思的变成一起重大医疗事故!我爱人在流产手术后十四个小时,心脏骤停,抢救一个多小时后送入ICU,已是脑死亡状态!今天上午主治医生通知我爱人心脏停搏,无法维持,中午已送入太平间!

2019年6月15日,我爱人到齐鲁医院做流产手术,回到病房不到两小时,就头晕恶心的厉害,当天晚上连续呕吐了四次,浑身大汗淋漓,但是值班医生非但没有引起重视,反而安排护士注射了一针镇定药物,饮鸩止渴,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。不但如此,当天凌晨,连心电监护装置也撤掉了,失去了进一步发现征兆的机会。

第二天早上7点20左右,值班医生、手术医生都到病房看过病人,竟然没有一人发现异常;特别是主任带队查房,居然也没有发现问题,查房在不到8点即草草结束。在8点28分左右,我爱人出现抽搐,心脏骤停。虽然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抢救,但由于错过最佳治疗时机,大脑长时间缺氧,已无力回天,只能送进ICU靠机器维持呼吸。

我们不明白,为什么一个小小的、常见的、成熟的手术,会出现这种情况?如果说值班护士、值班医生经验不足,那么手术医生、妇科主任呢,早上查房居然都没有发现病人的险情,白白浪费最后的机会,现在想起来我们都痛心疾首,无比悲愤。请问,齐鲁医院作为一家三甲综合医院,发生如此重大事故,整个科室是如何管理的?整个医院是如何管理的?

在接下来的几天,我们几次提出邀请国内知名专家会诊,都在院方的敷衍推诿之下不了了之,甚至说医院并不清楚哪里有专家,只能由病人家属自己去找。一个堂堂的齐鲁医院竟然不知道哪里有专家,反倒是需要我们家属去四处打听,求找专家,这岂不是咄咄怪事!

特别是齐鲁医院焉传祝院长,作为山东省以至国内神经科知名专家,据说也参加了会诊,当我们提出希望他能从专家的角度给我们介绍一下我爱人的情况时,却遭到了拒绝。随后,我们反复提出希望与焉院长沟通,因为焉院长不但是知名专家,更是齐鲁医院的当家人,现在我的爱人危在旦夕,于情于理,他都应该和我们见上一面。可是医患办明确告诉我们,想见焉院长门都没有!

我和我的爱人从小县城来到青岛,含辛茹苦,白手起家,犹如燕子衔泥,一点点构筑了一个温馨的家园,可怜我的爱人,因为我长期忙于业务,四处奔波,后来又脱产在清华大学读了六年博士,夫妻二人聚少离多,两个幼女的养育和双方老人的赡养,全靠她一力支撑,我攻读出学位后,才算真正全家团聚,本以为会从此过上好日子,能在美丽的青岛过上幸福的生活,没想到,才短短几年竟因为一个小小的手术遭此横祸,天人相隔、生死两茫,子失慈母,我失贤妻,母失爱女,人间之惨,莫过于此!然而齐鲁医院及院方主要领导依然高高在上,大耍官僚作风,至今不肯与家属好好协商解决问题,试问这样的领导,谈何医者仁心,谈何牢记使命?!在这种领导主政下的齐鲁医院,又是怎样的一种政治生态?!

清华毕业后,我本怀着满腔热情扎根青岛,建设自己的小家,孰料遭此巨变,堂堂三甲综合医院做的一个小手术,就是因为管理的不严格,责任心的缺乏,对患者的漠不关心,导致一条鲜活的生命再也不能苏醒,我幸福的小家顷刻间烟消云散,美丽幸福之城竟成为我黯然销魂之地……

仰天长叹,往后的路怎么走,今后老人怎么办,孩子怎么办,特别是每当回到冷清的家中,听到孩子喊着找妈妈的时候,那种如同坠入冰冷深海的绝望感压得我无法呼吸,有时候半夜从睡梦中醒来,看着我们床头的结婚照,久久不能入睡。空床卧听南窗雨,谁复挑灯夜补衣……我的贤妻,你为了这个家含辛茹苦,我亏欠了你那么多,如今家里的生活刚刚好转,还没来得及好好补偿你,就已黄泉陌路,人鬼殊途,这让我于心何甘,余生何苦!

我本一介书生,慜厚木讷,此时此刻,面对拥有庞大资源的齐鲁医院,欲诉无泪,欲告无门,叫天不应,叫地不灵,只见四处推诿扯皮,不见有人出头担当!唯有恳请各位朋友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转发呼吁,请求有关部门介入,还给我们一个公道,以慰逝者,以籍生者。

青岛大学刘华波泣血书于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中午




以下内容回复后可见

已有0人打赏

已有0人点赞

0人赞
水清玉洁
管理
普通会员

帖子:0

精华:0

注册:06/22/2015 14:34:49

有一起严重的医疗事故,可悲啊
1楼 回复于 08/12/2019 09:11:20 0 回复
加载中...

回复楼主

该帖子已经关闭回复
回复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,国家相关法律法规

精华好贴

查看更多

超级管理

发布新帖 帖子管理 返回顶部